皇冠体育在线 > 业界新闻 > >监管火力扩展至在线教育 政策影响有待观望
业界新闻

监管火力扩展至在线教育 政策影响有待观望


时间:2018-12-05 15:55作者:本网讯打印字号:

监管火力扩展至在线教育 政策影响有待观望

一纸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文件,令美股上市的红黄蓝教育机构股价腰斩逾50%。如今,开展已半年多的课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再次深入,“战火”从线下机构烧至线上。

教育部网站11月26日发布《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由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应急管理部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其中专门强调了“强化在线培训监管”。

瑞银证券报告显示,到2025年我国在线课外辅导市场规模将从2017年的290亿元升至7140亿元,且整合度将高于当前线下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在线辅导机构目前仍处在“烧钱”的规模扩张阶段,相对于分散化的线下机构,行业风险对其杀伤力更大。

多位在线辅导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在《通知》发布后即关注到此政策,但有人表示不便发表看法,还有人表示无法预估政策带来的影响。

监管火力扩展至在线培训

《通知》指出,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做好面向中小学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培训教育活动机构的备案工作,切实把好入口关,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

在此之前,对在线机构的整治并非专项行动的重点。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仅规定,网信、文化、工业和信息化、广电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配合教育部门做好线上教育监管工作。

在8月23日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曾提问针对在线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应该制定哪些具有针对性的措施,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并未给予明确回答。

俞伟跃当时回复记者称:“根据《国务院第二批关于取消15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教育网站和网校审批已经取消。为此,教育部在2017年专门印发了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部内司局要参照线下各级各类教育的管理办法,在职责范围内对教育网站网校办学条件、教学内容、教学质量、证书资质等方面的合法、合规性加强监管;配合网信、工信、公安等部门,做好教育网站网校违法违规查处工作,保障持续健康有序发展。”

毕竟,大量线下机构已经让执法力量捉襟见肘的教育部门倍感压力。11月21日,教育部在杭州召开的推进校外培训机构整改分片调度会指出,整改面临教育部门执法力量严重不足、一些城市因机构数量庞大整改时间紧迫、一些培训机构心存侥幸对抗整改等困难。

截至2018年11月15日,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存在问题机构272842所,现已完成整改163203所,完成整改率59.82%。

这让专项治理行动得以向线上机构扩展。同线下机构相比,近两年的资本寒冬中,在线教育公司逆势受到资本青睐,融资规模持续增长。但是,线下机构仍存在需要整改的问题。

据报道,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今年5月曾表示,当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都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而非在教育部门取得办学许可、培训资质的教育机构。“应该说,现在国内没有一家真正有在线教育办学资质的机构。”

也有媒体曾曝光,多家线上机构存在超前超纲教学现象。

在线辅导行业会消失吗?

《通知》指出,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通知》对线上培训机构的整治内容,主要针对的是中小学辅导机构,可能也会涉及学前教育阶段。我认为《通知》的出台已有先兆,即两周前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一家非学科类在线培训机构负责人周晨(化名)告诉记者。

上述意见明确要求,遏制民办幼儿园过度逐利行为。意见指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周晨认为,《通知》的出台肯定会给在线辅导行业带来影响,影响会有多大不好判断。但总体上讲,在线辅导行业肯定不会消失,因为目前整个中小学教育的指挥棒未变,家长对课外培训的需求仍然存在。

“比如有的学科类直播辅导公司,可能大量的老师没有取得教师资格证。政策在落地过程中,应该给这些企业整改的过渡期,逐渐完成规范化。”周晨说。

“《通知》的规定与《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的规定类似,我认为针对在线机构的整治,应该还会出台更具体的方案。”一家在行业排名靠前的在线辅导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等到具体方案出台,我们会按照这些规范执行。往好处说,之前那种政策不确定的风险随着政策的推进,确实是降低了。”上述工作人员说。

“政策究竟会导致培训行业走向彻底封闭还是规范化开放?我想肯定是后者。原来教育培训行业的规模和影响不足以推进规范化,无法满足消费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教育机构私塾家创始人胡国志告诉记者。

“但毫无疑问,以出国考培、小升初奥数或中高考升学为核心的应试型教育培训机构,肯定不应该再成为我们推动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选择。”胡国志说。

上一篇:中欧班列年开行量有望超5000列 财政补贴或2020年退出
下一篇:工信部总工程师张峰部署工业互联网下一步四项工作